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悦读中心 > 创业发展 > 创业者怎样抓住天使投资人?

创业者怎样抓住天使投资人?

时间:2014-11-13 来源:互联网

由于前几年“一窝蜂”似的乱象,天使投资人早已被大众熟知,而近期一篇《下一波下岗的将是天使投资人》文章的广为传播,又为这个争议不断的行业增添了些许落寞的色彩。该文说:“创业人数比过去大幅提高,人员素质也大幅提高,但因为竞争更激烈,成功率反而大幅下降,也就是说失败率大幅提高。这些都导致:在硅谷,早期种子和天使投资阶段,投资人不用‘大数据’基本已经要崩溃,个人天使开始变得要退休。”

针对如此悲观的论调,天使投资人该如何为自己正名?中国的天使投资正处于什么状态?又该何去何从?10月15日,在“2014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暨中国青年天使会黄浦江论坛”上,记者对相关人士进行了采访,试图描摹出这个纷杂行业当下的本来面目。

中国需要合格的天使

青年天使会会长杨宁表示,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让国内投资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国家政策的调整与支持、创新型企业的不断面世,都给天使投资在中国成长提供了利好条件。但国内天使投资的发展现状却并不令人满意,专业性的缺乏给天使投资带来了很多误区。“许多天使投资机构都在统计——你投了多少个项目?你项目的回报怎么样?包括精细到多少倍,投资多少钱,赚多少钱,等等。而这就违背了天使投资的初衷,因为在你那么关注天使投资所给你带来回报的时候,已经本末倒置了。做天使投资仅仅是为了回报,目光是很短浅的,也不可能把投资做好。”

杨宁在2011年8月创立了乐博资本,主要投资早期O2O、文化娱乐(微电影)、化妆品(以电子商务为主要销售渠道)等领域,他的乐博资本设立了创业门诊,对具有创业潜力的公司进行“会诊”,主要考察创业者是否拥有清醒的头脑,强大的执行力、凝聚力和耐力,并对符合要求的公司进行500万元以内的投资。风行网、乐华娱乐等公司都在早期接受了乐博资本的投资,并在天使的羽翼下成长为今天业内的佼佼者。

“阿里巴巴最大的股东是日本商人孙正义,腾讯最大的股东是南非人MH,中国尽人皆知的百度最大受益者是美国人,而电商巨头京东则在被俄罗斯人和沙特阿拉伯王子分账。”杨宁滔滔不绝地举着例子,“中国最成功的投资案例,受益者全是老外,因为老外投了所谓的中国人眼中不靠谱的项目,正是这些不靠谱的项目,正是这些年轻创业者给大家讲他们理想的时候,这帮老外信了,愿意为梦想、理想买单,而中国投资人没有人愿意为梦想、理想买单。我们中国不缺有理想有梦想的年轻创业者,而是缺乏有理想有梦想的投资人。”

零点研究资讯集团董事长袁岳表示,纵观中国天使投资界,投资环境鱼龙混杂,投资标准缺乏专业性,许多人带着尝鲜的态度进入天使投资,甚至许多创业失败者也摇身一变干起了天使投资。“天使投资人中的大多数都是低级和猥琐的,许多创业者满怀希望寻找天使,却发现现实里的天使大部分连魔鬼都算不上。”袁岳认为,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要明确把握趋势,缺乏对趋势的判断力,就不能找到具有潜力的公司进行投资。天使们一旦把握可投资趋势,就应该立即判断这个趋势的先发性和周期性,从而评估投资价值。

“我们当下都在关注产品,其实忽视了真正的发展趋势,那就是产品背后的服务。”袁岳指出,“现在的机会不是简单的产品机会,是服务的大机会,服务业需要创新。产品本身就具有服务性,脱离了服务,产品对人的需求就失去了响应能力。我们看硅谷,硅谷的本质根本不是创业科技,硅谷是以服务型企业为主,不是纯粹技术创新为主的。在纳斯达克股市80%的企业是服务型企业,B2B中有2/3是跟物流相关的服务物联网,这一点非常明确。”

袁岳和他的飞马创投的确把服务放在了第一位,在飞马基金成立的第一年,就接受了超过2000家服务业创业企业的申报,38家企业成为飞马星驹企业,业务范围覆盖管理、营销、动员、支持、资本等多个方面。这也是国内天使投资十分缺乏的一点,如果脱离了为创业者引路的心态,单纯期待投资回报,那天使投资人的翅膀也就断了。

创业者怎样抓住天使

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是一位资深天使人,他始终坚信天使投资是中国投资发展的一大趋势。在杨守彬做天使的日子里,他接触了无数创业者,也进行过很多次投资,他将以此成功的创业归功于三点——基因、风口、坚持。

杨守彬认为:“成功的创业者,需要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信仰,能够为这个社会创造价值,而且和人生的终极目标相吻合。我不赞成为了获得幸福而辛苦的创业,我所支持和推崇的创业者,应该有边奋斗边享受的精神,奋斗的时候可以拼命,享受的时候需要真正地享受生活。”

杨守彬在面对创业者的选择时,也谈到了趋势,他说:“创业一定要找到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任何伟大的事业,绝非仅仅靠人的努力就可以完成,只有找到最主流的舞台,顺应时代潮流,才能充分释放你的能力。微信的成功不是单纯靠张小龙团队的努力,而是因为它能从用户的角度认真做一款产品,社会需要这款产品。马佳佳为什么火?因为在中国从性解放过渡到性释放的过程中,需要像马佳佳这样敢说敢做的人。王宝强为什么火?因为中国人经历尔虞我诈、不真诚、浮华之后,内心都希望有一个傻傻的、真诚的朋友。”

与20年前互联网在中国的兴起一样,现在移动互联网已经处在风口浪尖,杨守彬坦言,移动互联网无疑是当下的风口,创业者应当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遇。当然,一个极佳的创业机遇,也离不开创业者的坚持。杨守彬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约等于’的理论——人之间没有本质差别。我曾经与软银中国区的总裁交流。他说,其实孙正义觉得自己跟比尔·盖茨相比,同样聪明同样有成就,也就是说,孙正义小于或等于比尔·盖茨。他每天跟孙正义在一起,也没觉得孙正义比他强多少,也就是说,他小于或等于孙正义。最后的结论是:他可能等于比尔·盖茨。由于人之间没有太大差别,所以关键在于坚持。”

在众多创业者中,存在很大一部分贪婪的人,他们无知又无耻,更不懂舍得,而这是杨守彬所指创业者的大忌。“想让企业变得更好更大,企业创始人最重要的就是修炼自己,让自己更有智慧,更懂得事物的本质规律和企业本质。一家企业为什么存在,一定不是创始人的需要,而是因为别人需要。一个人的价值和一个公司的价值都是如此。因为你被他人需要,尤其是被社会需要,这家公司才有存在的基础和理由。”

企业家、创始人要“知止而不耻,知足而不辱”,只有知道停止才不会受到侮辱,只有知道知足才不会失败,这叫有边界,不能无边界做事。杨守彬指出:“西方是法制社会,中国是人情社会。在西方,你在花园里看到一个人在修花草,你跟他交流,他会天然地认为自己跟奥巴马是平等的,只是他不愿意做总统而已,这是真实的态度。但是在中国,因为人生下来就接受了君臣父子、夫妻等不平等的伦理纲常,所以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在人情社会,很多做企业的人就走入了误区,就是权钱交易,各种灰色地带,各位要经营企业也好,做任何事也好一定要离法律的边界远一点。”

创业者在初期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舍得,资本有限而市场无限,这就催生了许多阻碍企业发展的欲望。“马云宣布退任阿里巴巴,刘永好宣布退任新希望,好几个企业的领导人宣布退休,把权力让给新人。这就是真正的知止、急流勇退。我们也看到很多不知道停止的企业家把企业做到没落,所以古语有云:金玉满堂,不能长久保守;富贵骄横,心随身退。要懂得退,创始人不能一味地进取,想想有人说我要期望企业一年100倍的增长,50倍的增长,这都是人的欲望,其实不符合自然规律。‘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要符合自然规律,才没有风险。”

无知、无舍和无耻是创业三大忌,基因、风口和坚持是创业成功的三密码,这是杨守彬多年从事天使投资总结出的经验。创业者只有做到扬长避短,不断完善自我,才能从多如牛毛的尝试者中脱颖而出,吸引到天使投资人关注的目光。

中国天使飞向何方

互联网金融和移动互联网大潮依然汹涌,但多数天使投资人已经将战略目光投向了另一片善待开垦的沃土——移动医疗与智能硬件。同天使投资在国内的现状相似,移动医疗与智能硬件领域在中国起步较晚,行业发展状态也相对混乱。

目前,在网络与市面上进行销售的智能手环,品牌多达上百种,但这些产品除去外观设计不同,核心技术却十分简陋并且近乎雷同,众多企业在这片前沿领域使用着最落后的手段进行竞争——打价格战。对此,PreAngle合伙人李卓恒归结于可穿戴设备这类智能硬件功能的不完善。“目前,可穿戴设备已达可穿戴的标准,但智能程度远不及人们的预期,成了可穿可不穿的产品。”丰厚资本合伙人吴智勇也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智能硬件的功能并未击中刚性需求,以手环为例,倘若智能手环仅能起到记录睡眠质量、定位等诸如此类的表面作用,用户尝鲜后难以形成习惯,智能手环容易变成“弃儿”。

软硬件方面的不完善,让国内民众对智能设备的热情难以维持。多数智能硬件生产公司,往往会给客户一张空头支票,最终却无法完成产品设计生产,这也让智能设备在国内的发展现状雪上加霜。李卓恒在分析原因时表示,创业团队的主观因素占据不小比例,他们的计划过于乐观,往往低估了硬件产品的开模测试和核心算法的难度,不能按计划完成任务,最终只能跳票。

“供应链完善程度不够,代工厂生产能力不足严重制约了智能设备的生产。”戈壁盈智基金合伙人朱林璘认为,“不仅软件的更新速度快于硬件,而且硬件生产工艺复杂,也难以保证高质量水平,成本反而居高不下。”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王岳华透露,智能硬件创业者毫无工厂经验,常常直接找代工厂进行批量生产,而生产硬件的厂商并非软件创业者,没能真正理解产品的含义,造成了颇多问题。

智能硬件行业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投资人对其却充满了期待。杨宁称,如今是投资智能硬件的最佳时期,现在投身于智能硬件领域的创业者们,是未来创业成功比例最高的人群,甚至是未来的巨头。“智能硬件如同智能手机的风靡,将颠覆到我们的生活,渗透进生活的方方面面。我是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与搜狐张朝阳、百度李彦宏同属一个时期,当时人们认为互联网是宅男的爱好,几乎无女生玩互联网,也没有多少人相信互联网会渗透我们的生活。事实上,互联网的风暴席卷了全球,我们成为了第一批互联网大浪淘沙后的成功者。”杨宁说,“智能硬件创业者面临的环境正如同当年我所面临的一样,虽现状不被看好,未来定将成为又一颠覆性领域。”

移动医疗行业同样是被天使投资人看好的新兴行业,但国内移动医疗服务仅仅停步于医患交流平台的角色。2007年,30岁的Cyrus· Massoumi在美国创立了ZocDoc,用户可以通过该网站或移动客户端搜寻附近的医生并确认就诊时间。实际上,与ZocDoc类似的预约平台并不少见,其中失败的案例占了多数。ZocDoc还为注册的医生建立了一个数据库,患者可以从数据库中清楚地了解医生的资质认证、服务内容和空余时间段,包括预约在内的全部操作不用支付任何费用,但医生们需要为此按月付费,同时他们还得注意自己的服务质量,只有获得用户好评的医生才有更多机会在网站页面上抛头露脸。如今,在美国每月有超过500万用户使用ZocDoc的服务,而其市场估值也早已超过了15亿美元。

中国拥有更广大的医疗市场,医生也面临更加庞大的就诊需求,但由于国内医疗体制的束缚和越发剑拔弩张的医患关系,国内医师的自由度十分低,医患之间的信任也濒临崩溃。天使投资人们期待着国产ZocDoc的早日面市,也期待着相关创业者的努力和医疗体系的改革。

当然,对于意图进军移动医疗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取得足够的数据密度十分困难,而数据分析与反馈的完整服务平台更是少之又少。受到投资者青睐的是有针对性的、同时更趋向医疗保健、健康教育的移动医疗项目。以经期健康为核心、关爱女性健康的手机应用大姨吗,在6月5日宣布,他们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而在此之前,这款注册用户数超过4500万人的手机APP已经获得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融资。

由于国内医疗体制的限制,每个医院之间的系统差异十分巨大,信息和数据的共享基本难以实现。健康管理软件显然突破了体制的限制,更专注于技术领域。传统情况下人们往往用体检的方式来做基础的健康管理,然而体检的弊端在于过长的时间跨度导致进程监控无法全面覆盖,同时地域的覆盖能力也不足,所以人们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软件甚至是智能设备来实现对身体异常的实时发现。

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均衡也是移动医疗推进的难题。在欧洲,很多国家开始尝试共享患者的数据,让患者能够跨越国界限制随时随地获得医疗服务。但在中国,情况显然要复杂得多,即便只是实现移动医疗最基础的初衷——即让所有公民能够享受更加便捷的医疗服务、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光凭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力量也显然远远不够。因此,移动医疗市场潜力虽然十分巨大,但蓬勃发展的关键在于体制改革与医患观念转变。